新闻中心
 
  教学动态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教学动态 > 我 们 这

 我 们 这 一 代

手工艺班 张毓华

1948618日的中午,随着“呱呱”落地的第一声哭声,就注定了我这一辈子的命运与祖国的命运紧紧相连、息息相关。

我是在共和国诞生的前一年出生的,是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幸运儿”,经历过“镇反运动”、“三反五反运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运动、“社教运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运动”等等政治运动的洗礼;经受了“三年自然灾害”的磨难;接受了“向雷锋同志学习”的教育……

曾记得,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恰逢“三面红旗”运动,我们小小年纪在班主任的带领下,到农村去和农民伯伯、阿姨一起割过麦子、稻子,束着花袋去田里拾麦穗、稻穗,至今我的左手大拇指还留着当年劳动留下的伤残。在学雷锋的活动时,我已经是初中生了,我们积极响应毛主席发出的“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号召,情绪高涨地写倡议书、应战书,自觉以雷锋同志为榜样,默默地争做好人好事……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在我上高中阶段,亲历了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更是有幸参与了伟大的改革开放四十年翻天覆地的变革,如今我们又正满怀豪情地走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

我们这一代人有着一个光荣的称号——“老三届”!

老三届是在共和国五星红旗下,在中国共产党教育培养下长大的极富理想的一代,她集顽强、勇敢、集体主义、责任感和自我牺牲精神于一体,贯穿我们一生之中!

文革开始后,我们热血沸腾响应了,“好女儿志在四方”上山下乡的号召,经受了意想不到的社会动荡与人生变化的洗礼。196811月,我们经过了半个月的“克洛普”学习班后(当时邬桥北的一个地方),67届的初高中学生都下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下去时正逢“三秋”大忙的收割播种季节,割稻子、捆稻子、搬稻子、轧稻子脱粒、摘棉花、拣棉花、播种小麦、油菜……,都是我出娘胎后第一次干的活,都要从头学起,都要咬着牙挺。收工后的第一天晚上,我累得饭也不想吃,散了骨架子的身子躺在床上,眼睁睁地望着帐顶自问:要到何年何月呀?能挺得过去吗?年底生产队分红时公布账目我透支了283.70元!那天我一口气跑回了家,一进门就嚎啕大哭起来,当时我奶奶、爸爸、妈妈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都紧张地围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我委屈地说生产队我分不到钱,还透支!我爸爸安慰我说,账不能这样算的,你只干了不到2个月,而且明年上半年的柴米都已有了,更重要的是你这个小女孩得到了考验和锻炼,这是最重要的,要“知足啊,知足常乐。”“知足常乐”是我爸爸的口头禅,也一直伴随我至今的做人格调。是的,在特殊的环境里它炼出了我们吃苦耐劳的顽强精神以及处于劣境下仍然奋发向上的意志。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不仅亲自参与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巨大变革,更是这场变革中的中流砥柱!

19702月我被召回我的母校——钱桥中学代课,但在农忙季节仍要回插队的生产队劳动,代课所得工资交生产队参加年末的分红统筹。尽管代课老师好像“万金油”,缺谁替谁,但我以踏实勤恳、好学上进的工作态度得以留在了学校里,很幸运1972年被转为正式教师,工作到直至2013年光荣退休。

当年随着文化大革命的开始,我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但“我要上大学”一直是我魂牵梦绕的夙愿。谁料想,直到在我56岁的退休之年才有机会踏进我区的“老年大学”之门。我欣喜若狂、兴致勃勃地报了名,便一头扎进了知识的汪洋中,如海绵吸水似的如饥似渴地汲取着知识。

在这所大学里,我参加了歌咏班、戏曲班、拳术班、手工艺班、百岁工程班、剪纸折纸班、盆景班……,多年担任班长、手工艺团队负责人,多次被评为优秀学员、优秀班长、文明班级、优秀学习团队。在这所大学里的十七年是我硕果累累的十七年、收获满满的十七年。

现在,尽管我已是七旬老人了,但我人老心不老,我不服老,我还要一如既往的学下去,干下去,贡献下去,使我的大学梦再甜点、美点、圆点!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

 

版权所有:上海市奉贤区老年大学
地址:奉贤区南桥镇江海路350号 电话:021-57102883 邮编:201400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网站推广|网站维护

ICP备:沪ICP备18011994号   沪公网安备 31012002003998号   


×